Yesterday

【APH/米中心】无上荣耀.01

冷战好带感!!!

艾斯卡羅比亞王國岁月.:

  Day 1   创世纪


  


  文/阿祭


  


  #阿米中心第一人称##现代人类AU##露米向#




  再一次从梦境中醒来时脑袋只感觉到一片混沌。窗外的狗像发了疯一样的狂吠着,仿佛是降临到人世间面目狰狞的恶魔。我紧紧地捂住自己的耳朵,挣扎着从白色的King Size上坐起来。柔软的床垫上还留着昨夜迷乱中的痛感。而伊万•布拉金斯基那男性伟岸的力量似乎要将它内部的羽毛都撕扯成碎片一般。


  


  黑色的西服被随意扔到了一角,和格洛克18,伯莱塔92F一起躺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里。一条被汗水浸湿的的领带正扭曲的躺在我的心脏的部位。在我坐起的一瞬间它才被朝阳的力量吸尽了水,顺势滑落下来。像一条眼镜蛇一样匍匐在这张双人床上。


  


  我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瘦削的下巴,第一百五十三次满意起那略微骨感的线条,作为无数次追逐战所留下的永久的纪念。吗/啡的作用让我有觉位于九重天之外,为了快点清醒我顺便在脸上轻轻地打了自己一拳——若是平常我不会这么做的,伊万那家伙绝对会无情的讽刺我为发疯的野狗。十几个小时之前伊万那个家伙就在我耳畔不停地吹着热气进一步勾引我被他挑起的欲/望……他嘲笑我为欠/操的野种。而我像一只乖顺的家猫一样环上他的脖颈,却在他的锁骨处狠狠地咬了一口。


  


  “如你所愿。”我贪婪地磨蹭起他的颈窝,顺便舔了舔自己的嘴唇。那些绝妙的枪支绝对不会想象到它的主人会是一个这样的家伙。伊万的鲜血仍在我的胸腔中蔓延,大概也没有什么东西的滋味会比它更加美味了。而那家伙抿起嘴,挺起身重新撞进我身体深处的那片柔软。


  


  “就尽管在嘴上逞强吧,小鬼。”他故意让自己成为那个欺凌‘公主’的恶人,加大了来回抽插/的力度。迷乱的情欲与穴/口处几乎皮开肉绽的痛感让我大声地喊出声来。


  


  “你只是一个欠/操的婊子。而我则是满足你欲望的那个人,乖乖听我的话,懂吗?阿尔弗雷德。”


  


  他强大的力量仿佛要一根根的敲断我的肋骨,哦,不,如果可以自己选择慢性死亡的方式,英雄我也绝对不会选择这种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找罪受的傻子行为。


  


  直到金属门把手的旋转带来的金属互相碰撞的清脆声响将我重新带回现实。我裹了裹乳白色的被子遮蔽着自己满是伤痕的身体。一个浅金色的脑袋探了进来。


  


  “——早上好,阿尔弗雷德,昨天晚上睡得还好吗?”伊万微笑着端来了麦片粥。米白色的浆糊还泛着热气。但我仍是冷着脸白了他一眼,像个未谙世事的小孩子一样踢开了地上放好的白色拖鞋。


  


  于是伊万不可置信的瞧了我一眼。我更希望麦片粥的热度会让他的手指僵硬,让那白色的瓷器和没有味道的粘稠液体一次摔成破烂的碎片。于是娜塔莎便会再一次怒不可遏地拎着扫帚冲进来,她洁白修长的手上一定沾满了五颜六色的丙烯颜料。她也一定会用她那只没有沾上颜料的手掐着腰,大声呵责着:“哥哥,如果你想让娜塔帮你再一次打扫房间的话,就别这样做,好吗?”于是我便会和伊万相视而笑——呸!谁愿意和他在一起了?


  


  “——喔……亲爱的阿尔弗雷德……”伊万喃喃道。“我可以理解为,此时此刻站在我面前的是个任性的小孩子么?”


  


  “任性?我看任性的才是你这头俄/国/熊吧,布拉金斯基。托某人的褔,我的腰椎现在可是好得很。”我板着脸嘲讽道,内心的冲动想让我冲上前去将伊万戴在脸上的那张故作轻松的人皮面具撕下来扔在纸篓里,看看他的内心到底是会有多么的慌张。“不知道昨天晚上是谁非要闯入我的地下室……结果额头上却留下了战士的奖章?”


  


  伊万弯下腰将盛麦片粥的瓷碗放在我的床头上。随后他直起身子抬起手碰了碰自己额头上的创口贴。“是吗?”每次一看到他一脸无良的微笑总让我不由得颤抖着。我可不想再试一次被蒙着眼睛下了药的滋味。俄/罗/斯人的怪癖一定要让可怜的美/国/人去承受吗?


  


  “不过昨天晚上又是哪个小混蛋嘴上说不要实际上却像个婊/子一样在我怀里大声哭喊着呢?”他指了指我的身体,“你看,这可是你不遵从你内心所想的代价啊。”


  


  我看向他的眼神里氤氲着愤怒。我不是容易发火的蠢/蛋,可他此刻的行为真教我忍无可忍了。“闭上你的嘴巴,伊万,”我对他说,“你不说话我也不会将你当成哑巴对待。”


  


  窗外那条流浪狗的叫声依旧不堪入耳。时间仿佛是个一碰就碎的娃娃,没有意义的音符错误的播放着杂乱无章的七重奏。隔壁的亚瑟大概又成功炸掉了厨房,他白色的围裙一定被火焰熏的漆黑,翠绿色的眼睛也会蒙了尘。而罗德里赫一定又再一次迷了路,不知是谁听着他如怨如诉的小提琴声才在一个隐秘的街角找到手足无措的他。——我还想再听他弹一次肖邦的降b小调奏鸣曲。和新晋的钢琴家列蒂•茨温利坐在一张沙发上,看着他修长的手在黑白琴键上上下翻飞。


  


  树上的知更鸟叫了一声。伊万那家伙盯着我又看了很久。他一向都是不怎么将内心所想完全都流露出来的家伙,看着他沉默的样子我自己也有些后悔想着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些什么。“你还没吃早餐呢。“他把放在床头上的麦片粥给我端了过来,我点了点头示意感谢。“英雄可没想到你这头俄/国熊也会这么……呃……温柔的对待一个人。”


  


  “哦,”伊万漫不经心的回应了一句,“大概是我爱上你了吧。杀手先生。”


  


  “那就别为你说的话后悔。”我眨了眨眼睛,“假如我因为任务而不幸丧命,你对我的感情也始终如一么?”


  


  他勾起了嘴角,微笑着。


  


  “конечно ”


  


  To be Continued.